教师发展与教育评估中心

Center for Faculty Development & Educational Assessment

活动报道、预告

Local Events

参加广东省本科高校教师教学发展研讨会心得  

关超然

 

2013年1221日汕头大学CFDEA的七位老师参加了广州华南理工大学主办的“广东省本科高校教师教学发展研讨会”。汕头大学教务处及医学院亦各有两位教师参加,会后各位CFDEA参与的组员都撰写了具有创建性的会议心得报告。

 

各位CFDEA的老师撰写的会议心得报告非常深入及中肯,这些报告充分反映出CFDEA达到派遣老师组员参加广州教师发展中心会议的目的及其意义。会议议程的整体架构及演讲内容/流程在张忠芳老师的报告中已有相当细微的观察及详尽的述説,不另详述。为了提高汕大及汕大CFDEA在广东省高教领域的能见度与形象,加上我已获取广东省教育厅给予的专项补助旨在汕大建立CFDEA,我主动建议会方邀请我做演讲介绍CFD成立的要素及规划,并委托马凤岐教授以他丰富的人脉关系进行游说安排成功,我的演讲摘要附于文后。

 

张忠芳老师报告中特别提到的三点体会与反思非但是中国目前高校对CFD概念模糊不清状况下常见到自以为是的摸索现象,也是我过去到台湾见到一些高校在传统功利主义影响下换汤不换药或混水摸鱼的现象。我在大会的讲座特别提醒大家CFD定位的重要性。马凤岐教授也深感CFD 的培育活动必需要清础“培育什么?”及“谁来培育?”这也就是要先考量CFD的目的。不同的学校对CFD的定位会有相当程度的差异。首先,国际上认为CFD的目的是对教师学术专业成长与发展(Academic Professional Growth & development)提供辅导,其目的不是仅仅提升教师教学技术的策略与方法(teaching skills and methods)。因此,广州教师发展中心会议对高等教育CFD的定位应是广州教师发展中心会议,不应仅仅是对教学方法做技巧上的辅导。这可能是目前高教学界的大环境对CFD功能目的的不解或误解。

 

CFD定位在于教育理念,理念的实施则取决于定位。若定位偏离对教育专业理念的正确认知,其实施必流于肤浅而失其成效。CFD在功能上的定位需要先厘清,方才可考虑组织架构CFD。往往不成熟的惯性做法就是将CFD附置在一个行政管理单位之下,才思考CFD的功能活动,可能令到活动变质,或得不到参与教师的认同。毕竟,CFD的培育不是属业务机械性的培训,而是属学术理念技巧性的培育。往往中国高校的教务处及人事处是"业务管理""奖惩监督"行政单位,并不适合打理学术理念技巧的教育人才培育。虽然有的学校把CFD附属于以教育理论研究为主的高教所,然而CFD的很多培育活动功能却是以实践为主轴去把理念(别于理论)开展实现到日常学术教育工作上。CFD 若依附在高教所,在执行培育活动的实践规划上,会力不从心。况且,教学仅是大学教师职责及学术成长中的一偶。所以如前所述,CFD的功能并不应局限在教学单一层面。因此,要建立有成效的CFDCFD必须是独立的学术服务单位,不应变成另一所官僚监控机构或其附属单位。它应具有合理的行政结构,学术功能及财务预算面的"独立性"

 

然而, CFD不应也不能单枪匹马地"独自性"(不同于"独立性")运作,必须与其他校内相关行政单位协同共事。例如,协助教务处(主导)发展新课程或设计教学评估系统及表格;帮助人事处或与之合办新进教师营进行适性告知及培训活动。当然,人事/财务/教务处也可帮助CFD以学时计分,晋升要求及薪酬奖励办法的微调,以达成积极参与CFD培育活动的激励效果。就这一点,已有几间高等院校与其人事处达成共识重点执行,值得汕大借鉴。

 

马凤岐教授在报告指出国内对大学教育工作,特别是教育崭新理念,管理过程和多元整合策略,信息落后,了解肤浅,研究不足,但国外已经有不少成果。我多年在国际全球教育会议上很少见到国内学者的参加,发言报告者犹如凤毛麟角,罔论大会受邀发言者。可见教育培训发展要有计划地推向国际。则建议在吸收国外研究成果基础上,加强对大学教育过程和研究方法的国际交流及外送青年骨干教师国外学习与培训。就此会议上,有几间高等院校每年外送20-50位教师出国开会及培训。仅仅奖励出国开会及培训经费就有50-200万元。 若汕头大学有诚心要通过CFDEA的成立及将教育与国际接轨来提高教学品质及学习成效,在资源的投入也务必要放眼国际。有资源没有人才不一定可以建立好的CFD,有人才没有资源一定不可能建立好的CFD

 

 

报告主题教师发展在教育与教学的必要性: 理念,定位与实务

讲座者:   关超然 教授 汕头大学教师发展与教育评估中心  主任

摘要:

 

高教教师异于中小学校的专业教师,高教/大学教师一般均没有受过正规教育专业理论、实行及行政的训练,而且任职大多以研究成果为主,以教学及行政为副。即使一些曾短期留学国外后返国执教的高教/教师亦缺乏接受国外教育研究及管理技巧训练的洗礼(大部分是因为语言能力,沟通技巧及自我成长心态之欠缺)。加之,各高教机构对教育理念与学术文化的落差更扩高教教师之间素质的差距。因此高教教师的在职培训是当务之急,不容迟缓,而且培育应要注重教育,研究与行政三方位的均衡整合以及促成教育理念与方法的吻合。近代高教教育别于中小学教育也在于理念的认知,就是要强调「自主学习」(self-directed learning) 及「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 的理念,以杜绝在中小学教育长期养成「以老师为中心」的单向教学所导致的「被动学习」之恶习。所以,教师发展(Faculty Development,简称 FD) 的主旨应是为了提升高教教师的素质与专业能量,促使得教师学习到「以学生为中心」的互动性导学),而非仅为了提升教学技巧造就「教书匠」。高教生会在社会中扮演多元的角色,包括了求知(学习,进修)、力行(服务,教育,研究)及管理(领导,行政,团队)等专业技巧,也需要培育个人素养(专业风范,伦理行为,人际沟通)的提升。因此,他们要在未来职场情境下学习(Contextual learning)才会有成效。高教教师也就当然需要具备在教育、研究及行政三个方面的专业知识及技能。一个成功的教育团队须要追随高尚、清晰、不断更新、合乎时代巨轮运转的理念。理念是态度的根本,新的理念是要从旧传统脱颖而出,是须要持续地倡导,琢磨与练习才有机会建立起来。若不加推广及巩固,很容易受传统势力之抗拒及排挤而流于形式,无法卓越。因此,现代的教发培训不能仅靠一两位行政领导或传统业务性的教务单位的推动可做得到的。成立高教专业属性的教发中心(Center for Faculty Development, CFD) 才是宜时并有效的策略。CFD可通过举办多元化,多方位的教师培育讲座 (learning by knowing)及工作坊 (learning by doing)的整合行活动,鼓励且训练教学方略及研究及应用科技去改善与提升,以巩固对教育理念及教学方法的认知。CFD亦不能忽略教育国际化是现代教育必然的趋势,并可直接影响FD之成效。教育的实务与其研究若达不到一定程度的国际“能见度”,其教育与教学的素质将难以与世界接轨,罔论将高教水平登上国际舞台。